幽蓝的水族馆里回荡着悠扬的旋律,在8米多高、近40米长的玻璃巨幕前,站着小小的全红婵,眼前的她比电视里看上去更小了。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婵宝宝,此刻手轻扶着玻璃,怔怔地看着在头顶上游弋的海洋生物,好像被魔法定住了。这些长达14米的鲸鲨、“会飞”的魔鬼鱼、慵懒的海龟……好像幻化成一片星辰大海,在她的眼前铺展开来。

全红婵结束连续征战迎来短暂假期,继这个夏天去游乐场圆梦之后,此次来到珠海长隆海洋世界,再圆海洋梦。这个在海边长大的孩子,第一次被海洋的丰富多彩震撼到了。这些珍贵的瞬间,都被广东体育频道《全游记》独家记录下来。

自从东京奥运会三跳满分后,活泼可爱的婵宝宝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大众的目光。如何把握好传播和保护的分寸,既能回应大众对全红婵的关切和喜爱,又能让年仅14岁的她不受干扰地成长?广东体育频道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承担起了这个艰巨又光荣的任务。

我国体育军团从来不缺世界冠军,但却很少有人能超越现在全红婵在网络中的影响力。婵宝宝为何备受喜欢?不仅仅在于她令人惊叹的“水花消失术”,更是因为她的率真烂漫,那是在她的年纪该有的样子。

东京夺冠后,当记者问她为什么能把水花压得这么小,她稚嫩地回答了两个字:“练呗”。很多网友为了这个萌翻全场的回答刷屏点赞,其实这两个字的背后是每天400多跳的刻苦训练,是体重浮动要控制在1斤以内的超强自律。

全运决赛中,落后第一名40多分的她不服输地对教练说:“我一定要赢回来!”最后果然反超20分夺冠。这句分量十足的宣言,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自信。

于是乎,有网友成箱送的辣条堆满门口,有企业争着资助奖金,社会各界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但与此同时,慕名而来的“亲戚”和蹭流量的网红也把她家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要知道,14岁的少年心智尚不成熟,为了防止“大衣哥被乡邻排挤”和“伤仲永”这类剧情重演,“保护好全红婵的成长”的声音已经成为了一种共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也反复叮嘱;就在近日的采访中,全红婵的教练何威仪也直言,要好好保护这个跳水天才,让她继续在跳台上闪耀。

一边是全社会关注的渴求,另一边是保护小选手的迫切,这两者如何平衡和兼顾呢?对于承担记录和传播的广东体育频道而言,这是个很不容易的课题。

珠海长隆海洋公园的花车巡游好像一个流动着的五彩缤纷的海洋。婵宝宝站在路旁,随着音乐欢快弹跳,不停地和迎面走来的演员们热情地互动,不一会儿,她手里就被塞满了造型各异的气球礼物,她拼命地向抛来橄榄枝的演员们飞吻以示谢意。看着此刻尽情挥动着双臂、全身心沉浸在欢乐气氛中的婵宝宝,您可曾想过,半年前她还是一个没有去过游乐园的孩子?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纯真的她,如何面对生活中扑面而来的变化?

“除了专业教练的保护,媒体对婵宝宝的保护莫过于舆论的引导”,广东体育频道《全游记》负责人吴嘉骅对记者说,“舆论风口既灼热又多变,稍微把握不好就可能灼伤这个跳水天才,所以我们需要做双重的引导。向外,引导公众关注这个励志少年的成长故事,了解她经历了怎样的磨砺,学习她如何对抗不同的挑战,而不是像看娱乐明星一样关注她吃不吃辣条、爱打哪款游戏;向内,引导婵宝宝通过参观游玩,了解和接触世界,培养更广泛的兴趣和更强烈的求知欲。”

“在解决完策划和采拍全红婵第一次去游乐园圆梦的问题后,原定的方案是先不传播,等过段时间全红婵的热度稍微降温再制作播出。但就在拍摄结束的当晚,社会上陆续开始流传婵宝宝去游乐园的小道消息,且引发了一些讨论。我们是继续按兵不动,还是立刻转舵呢?”

这个时候《人民日报》的评论《全红婵的这个梦想实现了!》让广东体育频道感受到了风向的转变,及时调整报道计划:“我们不但要传播,而且还要借着国庆假期,结合体育健儿的健康过节方式来做好正面立体的大规模宣传。”

就这样,短短几天里,广东体育频道经历了不播——播——不播——大力报道的调整。一连3期的《体育假期》特别节目也顺势推出,不仅让观众分享了冠军们的快乐假期,更收获了全网4.3亿的点击量和热搜头条。

在这之后,吴嘉骅更明确了报道的节奏。“我们上一周才把她在广东实验中学与学生互动的短视频发出来,其实活动发生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与很多自媒体不同,他们会尽快打捞流量红利,而我们则是有计划地放慢节奏,不让关注度过热起来,让大家慢慢适应她生活中小点滴的节奏。”事实证明,这样“文火慢炖”的传播频次让受众更有黏性,不少同行惊呼“广东体育掌握了流量密码啊”。

在拍摄素材管理上,吴嘉骅为团队立下规矩:所有与全红婵有关的拍摄素材一般拍完半天就集中上载,随后把所有存储卡格式化再发给摄像师,并由专人负责后期剪片。吴嘉骅说,严格的内部流程,是为了防范素材外流,杜绝任何不确定的二次生产和添油加醋的失控传播。

多部门联合的审片机制为导向正确保驾护航。所有片子和稿件都经过层层把关后才可以播出和刊发,对全红婵进行多重保护。

而针对已经播出的素材被自媒体自行解读的情况,吴嘉骅在此次出发前就发了律师函给之前有侵权行为的新媒体平台和自媒体,主动做好保护罩。

吴嘉骅说,在保护措施上,从前期拍摄、后期制作、审片到发布的全流程,都有细致的解决对策。

对于很多关心婵宝宝的观众来说,大屏的内容没有办法完全止渴。在吴嘉骅看来,“舆情像水一样,它是流动的,如果在这儿得不到满足,可能就会有一些其他的解决办法。如果把节目比作一个水池,就要把所有的需求和舆论都引到我们的池子里面。所以我们在策划之初就布局了抢占小屏端”。

1997年出生的阿凌负责小屏端短视频的拍摄和制作,他应该是体育频道年纪最小的编导了。相对于负责大屏端的摄像师们扛着机器跑来跑去,阿凌全程只用一台手机,一会儿推前一会儿拉远,不时变换手机的角度,手机在他手里就像魔方一样灵活。几次活动下来,他和婵宝宝已经很熟了,吃饭坐车都在一起,记录下婵宝宝的点点滴滴。阿凌每天拍摄的素材是海量的,最后在小屏端呈现的也就是几条十来秒的短视频,却总能抓住婵宝宝最可爱率真的一面,还原出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的鲜活形象。

例如在“奥运冠军进校园”活动的大合照环节,婵宝宝本来被安排在台上转身与台下的同学们合影,但是她看到大家都在台下,有距离,就忍不住撒腿跑向台下的同学们,同学们也霎时欢呼鼓掌,井然有序地围在婵宝宝周围,摆出各种亲切的姿势合影留念,这时字幕上打出“同龄人间的默契不需要解释”,恰如其分。这条短视频收获了2万多的点赞。

一架鹦鹉过山车正在园区里呼啸而过,轨道全长1000多米,沿途穿梭“丛林”“湖泊”和“山谷”之中,再从接近20层楼的高度俯冲而下,进入360°翻转的疯狂状态。一般人看看就脚软了吧,婵宝宝却面不改色地连玩了3次,还觉得不过瘾,等一天所有项目玩完后又兴致勃勃地去找鹦鹉过山车了。

或许婵宝宝是想把这份快乐的感觉深深地印在心底——不知她下次来玩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在感受到她的快乐的同时,也更能体会到她作为运动员付出的艰辛。正如她的师姐吴春婷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人们看到了婵宝宝的天赋,但你永远看不到鲜花背后的她有多勤奋。

陪同婵宝宝到海洋公园的大师兄谢思埸平时一副成熟沉稳的样子,但在玩“激流勇进”时,坐在后排的他,偷偷地把婵宝宝的雨衣帽子扯了下来,当过山车从顶部冲下来时,水花飞溅,他和婵宝宝淋了一个痛快。事后问他为什么这么调皮,他笑着说,要玩就要尽兴。或许平时总是要让水花消失的他们,此刻享受水花被激起再从天而降的感觉,一定很解压吧。

在吴嘉骅眼里,婵宝宝有像水一样的特质——没有形状,却可以变化出任何的形状,又可以对抗任何的压力,跟随自己环境的变化来进行适应和调整。

吴嘉骅说,非常幸运能陪伴和记录婵宝宝的部分成长,这也是我们的光荣使命。在看动物的时候,他会不时提示婵宝宝这个动物叫什么、有什么习性等等,虽然每次只有两三天很短的相处时间,吴嘉骅希望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增强她对大自然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世界那么大,那么多元,让她有继续学习的动力和积极性,奔赴属于她自己的星辰大海。

假期结束了,国家队也吹响了集结号,婵宝宝马上归队准备下一个大赛。三年后的巴黎,我们期待她的又一次惊艳绽放。

而对于吴嘉骅和广东体育频道的小伙伴们而言,《全游记》只是他们探索体育原创IP的起点。乘着这小试牛刀的成功,他们马上着手策划推出另一个系列《与冠军同行》,继续结合特有的优质资源进行内容创新和产业融合的尝试。对这些年轻锐气的媒体人,我们也同样充满期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